首页 »

恐怖“黑手”为何又伸向法国

2019/9/11 21:17:50

恐怖“黑手”为何又伸向法国

年初,《查理周刊》遇袭,阴影尚未散去;年底将近,又发生如此血腥的连环恐怖袭击,为何法国一再“受伤”?巴黎惨剧对全球反恐带来哪些警示?

 

站在欧洲反恐最前线

 

反恐问题专家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认为,从全球恐怖形势的“大环境”而言,当前恐怖活动呈现扩散蔓延趋势,活动范围日趋广泛,多国都被树为目标,包括美、英、俄等都上了恐怖组织的“黑名单”,最近俄罗斯也遭遇“伊斯兰国”(IS)的袭击威胁。法国并非各路恐怖势力的唯一靶子。

  

但是,从法国自身的“小环境”而言,仍有个中原因可寻。

  

首先,最直接、外在的原因,很可能与其积极、深度参与反恐不无关系。法国近年来一直走在反恐前沿,从派兵去非洲马里反恐、到深入叙利亚、伊拉克打击恐怖势力,再到作为首个追随美国参与打击IS的欧洲国家,参与国际反恐联盟。可以说,法国站在了欧洲反恐的最前线。与此同时,法国在反恐行动上不断提高打击力度,最近还派“戴高乐”号航母前往海湾地区协助打击IS。法国的“身先士卒”、不遗余力,难免使自身成为恐怖势力的“眼中钉、肉中刺”。

 

多元融合遇治理难题

 

其次,与法国特有的历史、国情及社会生态紧密相关。法国问题专家、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邢骅指出,由于历史渊源和国家利益需求,法国对北非及非洲其他国家采取开放包容的移民政策。这使得生活在法国的穆斯林人数居欧洲之首——6500万总人口中占到600多万。来自不同种族、民族、宗教、文化的群体共同相处,这对国家治理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。总体而言,在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,法国的多元融合度已相对较高,上自政府,下至民众,主张平等、反对歧视已成为主流声音。而且,在外来移民中,因为受到不公待遇,确实存在对社会不满的人,但这只是少数,而采取极端恐怖行为的人占比更小。

  

但是,随着近年来恐怖主义势力的扩散以及社交网络的发展,法国的多元融合也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与挑战。其中,所谓“回流极端人员”,即那些前往中东地区作战的年轻人成为重点防范的恐怖生力军。恐怖组织一方面通过网络进行思想灌输,一方面直接在法国本土招募对社会不满的年轻人,带去中东等地接受训练,最后输送回法国进行恐怖活动。这些被招募的年轻人可能接受了极端思想,并且掌握作战和武器使用技巧,一旦返回国内,煽动极端情绪,炒作敏感事件,可能是最危险的恐怖“地雷”,且不知何时被引爆。

 

策划联络方式更隐蔽

 

若从技术角度透视这次巴黎恐袭,可以发现诸多翻新“剧情”。时空上,恐怖袭击多处同时“开花”:手法上,炸弹、劫持、枪杀,多元并用;武器上,手榴弹、AK-47突击步枪接连登场。

  

李伟认为,从种种迹象来看,这次恐袭并非以独狼或团伙形式实施,而是有组织、有预谋,且策划精细、连环出手、多种手段并用。但是,这样多种手段并用的方式并非首次使用,早在2008年印度孟买恐袭事件中就已出现过。不过,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这次巴黎恐怖袭击并非是在疏于防范的情况下发生的,恰恰是在西方国家加强反恐措施、提高安保力量的情况下“突如其来”,这就意味着主事者在策划组织过程中采用了新的联络方式,且极为隐蔽,成功避开了西方国家情报、反恐机构的监控“耳目”。“这点值得高度警惕,也是这次事件的最大警示。世界各国需要共同携手,深入研究分析这一全新的策划准备模式。”李伟说。未来,随着IS威胁呈上升态势,整体打击趋势不会改变。欧洲由于地缘因素,也更易遭到来自西亚北非的恐怖袭击,因此,亟需在两个空间上着重发力。一是现实空间,要在叙利亚、伊拉克等反恐前线国加大打击力度。二是网络空间,要在网络上阻断恐怖思想、极端思潮的传播、流通,尽早掌握恐怖组织的策划联络方式,切断危险的“引线”。

 

排外情绪进一步升温

 

欧洲每发生一次恐袭,都会伴随一次社会撕裂的隐痛。邢骅认为,此次恐袭也不例外。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社会,排外情绪可能会进一步升温。在法国,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高调反对奥朗德政府追随德国的脚步,向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难民展开怀抱,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·勒庞甚至讽刺奥朗德不是法国总统,而是德国副总理。在德国,极右翼排外组织“欧洲爱国者抵制西方伊斯兰化运动”(简称PEGIDA)已多次组织示威游行,疾呼要恢复欧洲化,抵制外来移民。“未来,法国也好,欧洲也罢,既要高举反恐大旗,又要继续接纳难民,还要警惕极右势力乘势而起,在三者之间如何平衡妥处,考验着欧洲各国领导人的智慧。”邢骅说。

 

(本文转自11月15日解放日报 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